您的位置 : 蒙特小说> 首页 > 现代言情 > 回安念畅读全文版

更新时间:2023-12-29 22:15:23

回安念畅读全文版

回安念畅读全文版 入梦倾小 著110101715400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回安念》,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安念彦回,故事精彩剧情为:言漾摇头,满是不赞同,“安小姐,您才十六岁……”安念双手撑着下颚,与言漾对视。“可是言漾,你也才二十多岁啊。”二十四岁的年纪,就已经是安氏集团的首席律师,自己参与的案子从未败诉,是律政界冉冉升起的新星。很久以前安念还怀疑过这个言律师不会真的是她妈咪包养的小男朋友吧,不然为什么他会在她妈咪死后这么帮助...

《回安念第 2章安念的想法在线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安念放下水杯,看着言漾。

“安念小姐,我作为您母亲的律师,有权利知道,那些东西,您是怎么得到的。”

言漾在外人面前,一向是彬彬有礼,温和谦让。当然在正事面前也是这样。

他只有在被吵醒的时候才会变成祖安电报机。

只能说他真的会装。

“言律师,我当然有我的方法。”安念笑道。

安念本身长得就非常惊艳,就算是年纪也压不住她自身的艳丽。

言漾想到一个词,虽然非常非常不合适,却也最适合她。

糜烂。

美丽绚烂,却又最引人堕落。

言漾摇头,满是不赞同,“安小姐,您才十六岁……”

安念双手撑着下颚,与言漾对视。

“可是言漾,你也才二十多岁啊。”

二十四岁的年纪,就已经是安氏集团的首席律师,自己参与的案子从未败诉,是律政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很久以前安念还怀疑过这个言律师不会真的是她妈咪包养的小男朋友吧,不然为什么他会在她妈咪死后这么帮助他们家。

言漾摇摇头,“那不一样,总之,安小姐,这件事你就别参与了。”

安念点点头,“嗯嗯不参与了。”

她答应的很干脆。

“把东西交给你之后就不管了。”

言漾叹气,“安小念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嗯?”

他放下腿,手指戳了戳她的脑袋,“说吧,早上的话是什么意思?”

另一边,彦回做好十号桌的饮品,正准备送过去。就听见旁边他的女同事兴奋着在些说什么。

彦回看过去,就见到那个西装革履的男生宠溺的戳戳女生的额头。

女同事见彦回一脸疑惑,猥琐的笑笑,“不用在意,我们眼睛肮脏看什么都是脏的。”

彦回无奈笑了笑,把东西送到十号桌。

“您好,这是您点的桂花酒酿和焦糖布丁,还有您的蓝山咖啡。请慢用。”

彦回和那个女生对上视线,只那一瞬间,他被震撼住了,那双眼中仿佛包含了极深的东西,但仅仅是一眨眼,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仿佛只是他的错觉。

可是那种压抑,痛心的感觉却久久不散。

“帅哥?”安念叫他。

彦回回过神,条件反射勾起笑容,“还有什么需要吗?”

安念不去看彦回的眼睛,微笑道:“再来一份沙河蛋糕。”

彦回:“好的。”

彦回离开后,言漾默不作声看着安念。

“言律师干什么这么看着我?”安念喝了一大口桂花酒酿,懵懂着盯着他。

言漾抿了一口咖啡,“没什么。”

“你说吧,早上什么意思?”

安念继续道,“字面意思啊。”

“干什么?”

安念低下头,“嗯……开公司?”

“……咳咳咳……”言漾差点被口水呛到,一直咳咳咳。

等言漾缓过劲儿,他才继续问,“没闹?”

安念不服气了,“我什么时候闹过?”

言漾想说。

你不一直在闹吗?

心累,真心累。

他叹了口气,“人没有。其他的,给你。”

安念点点头,表示非常满意。

两人谈妥了,就结账离开了。

安念被言漾送到他名下的其中一套房子中。

言漾离开后,安念忽的失了力气,瘫坐在地上。

她知道言漾一定会答应她,也什么都不会问。

但在他面前装一个十六岁的小孩真的太累了。

十六岁的安念,最会玩,最败家,也有点小心机但不多。

是最没有用的时候。

唉,生活不易,念念哭泣。

彦回正准备结束兼职回学校,店长出来,递给他一份沙河蛋糕。

店长揶揄道,“刚刚一个客人给你点的,小姑娘还穿着校服呢,果然长得帅就是吃香啊。”

彦回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个坐在十号桌的小姑娘。

他也没说什么,感谢了下店长收下蛋糕就走了。

店长摸不到头脑,一脸疑惑,“这小子转性了?”

以往收到客人送的东西一推再推,实在推脱不掉就干脆先收下,然后扔掉。他都不知道彦回这小子浪费多少东西了,这回居然这么干脆利落就收了?

真是奇了怪了。

回到宿舍的彦回把蛋糕放在桌子上,盯着看了好久。

最后不发一言的把蛋糕给舍友分了。

真是疯了……

傍晚,安念收到了言漾给的钱和写字楼。

现在安小念的首要目标,就是开公司,赚大钱,养狐狸。

狐狸学的是金融专业,现在研究生在读,离毕业还有两年。按照这么计算,她要在狐狸研究生毕业之前把公司打出名气,才能更有机会圈养他。

接下来安小念可有的忙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安念投入到了创建公司的忙碌之中。

这期间她还趁着魏翔平不在家,把魏翔平藏起来的保险柜找到,输入密码拿出里面的文件。

文件赫然是安念母亲真正的遗嘱。

至于魏翔平做的那些龌龊事,安念表示太简单啦,写过几百遍的东西了,简直是倒背如流。

安念把电子版的文件发给言漾,但是安念也快忙昏了,就在凌晨三四点发了过去。

结果就收到了一份来自言漾的亲切关怀,电报版。

安念呵呵,倒头就睡。

睡个天昏地暗之后,安念清醒过来。

一想到昨天晚上迷迷糊糊听了一顿骂,安念就想骂人。

安念顶着个黑眼圈到学校,就被封茯堵在教室,封茯看到安念的黑眼圈被吓了一跳,“哎呦我去,你这是干嘛去了,做贼去了?这黑眼圈,跟被谁打了似的。”

“忙。”安念回的有气无力。

封茯皱了皱眉,“要不你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

安念拉着封茯走在去办公室的路上。

“我来是打算跟老班说我要跳级,跟今年高三一起高考。”

安念眼皮耷拉着,一副困倦的样子。

“厉害了我的嗷小喵,连跳两级啊,不过你这个样子能行吗?”

安念看了她一眼,“嗷小喵?”

封茯嘿嘿一笑,“之前给你发消息的时候,突发奇想用一下九键,打安小念的时候出来了嗷小喵,觉得不错,就用了。”

行吧,安念接受了。

安念来到办公室门口,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一下,走了进去。

封茯就这么在门外等。

说实话,她能感觉到,安念最近非常急切,但到底在急什么,她不知道。

等到安念从办公室出来,封茯拉过安念让她靠在自己肩上,问道,“怎么样,你们班主任怎么说?”

“准备准备,等通知考试。”安念打了个哈欠。“行了,我要回家补觉了,困死我了。”

“这学校你可真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啊”

封茯扶着安念往外走,拿着班主任给的假条顺利出校。

封茯家的司机已经在门外等了。

她把安念扶上车,让她靠在自己肩上,对司机道,“回家。”

等安念清醒的时候,外面天已经黑了,安念伸了个懒腰下床。

封茯正在一旁的沙发上看书。

英文原版的《孤星血泪》

安念一直不理解封茯喜欢看原文书的癖好。

感觉太高雅了,和封茯的风格非常不搭。

封茯翻了个白眼,把书放到一旁。

“醒了就吃饭吧,睡死你得了。”

吃过饭,洗完漱,封茯和安念躺在床上。

安念靠在床头,拿出封茯的电脑开始工作。

封茯躺在安念旁边,看着她忙碌,“你最近……到底在忙什么?”

安念双手敲着键盘,眼睛不离开屏幕,回道:“开公司。”

“你在着急什么?”

封茯问。

安念敲键盘的手顿了一下,又重新动了起来,不过速度明显变慢了。

着急什么呢?安念其实很清楚。

急着考上G大,急着把野生狐狸变成家养狐狸,急着……想离他近点。

安念笑了,她道,“安氏马上就会把姓魏的那两个人赶出去了,我因为未成年所以先不能接管安氏,趁着未成年好好玩一玩,就当是为两年后做准备了。”

封茯无奈道,“你开公司就是为了玩玩?”

安念耸耸肩,“我其实不是很想接管安氏,但又不想一直无所事事……”

她说的很无辜,封茯却要被闯飞了。

“好,为了不接管公司,直接自己开个公司是吧。你当菜市场上买白菜啊这么容易。”

封茯哭唧唧道,“你现在就这么卷了,让我们这些混吃等死的二世祖怎么办啊,要是让家中长辈知道了,我岂不是要被骂死了……呜呜。”

安念嫌弃的看着她,“要不,你入股?”

封茯立马收了表情,正经道,“就等你这句话呢。”

“我投一百二十万。嗷小喵,我可是把我一年的零花钱都投出去了,你要是敢让我赔的血本无归,你就等着吧。”

安念点点头,“放心吧,保证让你赔的连裤衩都不剩,啊不对,让你赚的盆满钵满。信我就对了。”

十六岁时的安念对什么都一知半解,但却有一个无论她做什么都会支持她的好闺蜜。

等到封茯抱着她睡着,安念摸了摸她的头。

什么都不知道就敢跟着做,真是傻的可爱的小朋友。

放心,肯定不会让她家小泡芙赔的。

第二天一早,封茯就把自己的卡给了安念。“安小念我可告诉你,这可是我一年的零花钱,我这一年都要吃土了。”

安念笑道,“跟着姐混吧,小茯子。”

她知道封茯只是在跟她卖惨,如果她要是真的不收,那封茯才是要闹了。

安念回到暂住的地方,继续忙忙碌碌。

与此同时,言漾也在尽力处理安念发过来的文件。

有了这个东西,把姓魏的送进去踩缝纫机都不成问题。

半个月后,早间新闻报报道了安氏总经理魏翔平偷税漏税,挪用公款,多次嫖娼等多个违法行为被警察抓获。

一时间,安氏风评被害,股票大跌,摇摇欲坠。而言漾在这时拿出安母真正的遗嘱,确认安念为代理董事,公司事务由被安念提拔的新任总经理程林清全权负责。

程林清雷厉风行,官方发博与魏翔平划清界限,又下达多项命令进行整改裁员。终于把安氏稳定了下来。

言漾和安念又约在了那家咖啡厅,安念面无表情吃着桌子上的马卡龙,等着言漾开口。

言漾面前依旧是蓝山咖啡,他摩挲着杯柄,温柔笑道,“安小念,这个程林清你是哪里找来的?”

安念不在意的样子,随意道,“公司里找的啊。”

“公司的行政副总,如果没有魏翔平,总裁的位置本来就应该是他的啊。”

言漾沉思,并不回话。

安念见他还是不信,只能道,“妈咪以前跟我提过他,公司里我就只听妈咪说过他,所以就只能用他喽。”

果然,提到安母,言漾松了口气,道:“以后记得跟我说。”

安念目光不善,怀疑道,“言少爷,你不会,真的想当我后爹吧?”

言漾一噎,差点没被呛死,他无语道,“安小念,安董已经去世了。”

“爱人去世,还来不及悲痛欲绝,却发现一直暗恋的爱人的丈夫霸占爱人家产,欺负爱人的孩子,你只能尽力照顾她的孩子,帮她夺回家产,守着她的财产,等孩子成年再交给她。很合理啊。”

居然真的很合理。

言漾心累,“安念,那是你母亲。”

“我妈咪不会在意的。”

“安董比我大了二十岁。”

“年龄不是问题。”

言漾要被气疯了,“安董已经去世了!”

“我可以给你办冥婚?”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言漾调整呼吸,安慰自己不生气不生气,只是一个熊孩子而已。

一个熊孩子。

还是青春期的熊孩子!!

“安念,这种玩笑不要乱开。”

他忍。

安念不动声色观察他的表情,随口回了声哦。

言漾看了眼手机,咬牙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安念点点头。

送走了言漾,安念松了口气。

果然不擅长和高智商的人打交道。

每次都要和言漾斗智斗勇,她都要麻了。

安念一边工作,一边吃着下午茶,等到外面天黑都了,才收起电脑。

她看向收银台,又失望着收回目光。

安念拿着电脑走向收银台。

小说《回安念》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回安念畅读全文版》章节列表: